拈花觀音

在這擾動的紅塵中,我們需要一些清心的樂音。您喜愛的民謠曲調,用佛號唱出柔和安定的力量。交織著大自然的鳥鳴及水泉聲,讓人彷彿置身於山光水色之中;加上啞行樸實真切的梵唱,箏、笛、琵琶行雲流水般的情韻,和著電子合成音效營造的空靈氣息,調製出一種詳和、安寧的音樂畫面。給您全新的心靈感受! 製作人簡介 啞行本名范李彬,國立藝術學院音樂研究所研究生,專攻佛教修行音樂和中國傳統琴歌之研究。從多次獲頒佛教慈濟藝術音樂類創作獎學金。其製作發行之佛教唱頌音樂計有:《彌陀聖號》、《觀音聖號》、《地藏聖號》、《大悲咒》、《普庵咒》、《清淨法身佛》、《讚僧歌》、《不靜觀擊磬頌》、《大自在/六自大明咒》、《大悲咒/觀音菩薩滅業障真言》、《大無畏/地藏菩薩滅定業真言》暨《無言歌》佛曲等,皆在佛教樂界廣受好評! 「尋聲救苦」皆乃佛、菩薩利生,任運之本懷行誼,眾生若能一心稱念其名號,則感應道交而獲益良多。大眾稱念佛號之心,是為淨土法門盛行之表徵而極為大眾隨緣秉持薰修之途徑矣。 近來,筆者擬採淳樸之民歌與旋律和雅之曲調,編配以佛號之唱頌成曲,實有其太就且嚴謹之意涵如下:一、中國佛教音樂是集「宮廷音樂」、「民間音樂」與「文人音樂」為一爐而形成之樂種。故歷來弘教僧眾,為普及佛法於民間,時有採用民間之曲調而改編成佛曲,以利教化方便之需。 二、唐朝道宣律師於所著之《法苑珠林》讚篇中,亦論述了佛樂之審美訴求,諸如「清遠」、「柔雅」、等,故運用時曲為佛曲,亦須遵循此原則,而未可偏離佛曲「莊嚴」之審美理趣。 謹以此佛號民歌之唱誦,希能轉化(世俗之情感)為宗教善、美之契受,進而塑造「自心」與「人間」之淨土。 ~啞行恭擬 1997年中秋 民謠佛唱緣起: 佛號民歌的發行是希望以一種但啞又不失通俗的風格,為廣受喜愛的民歌曲調注入諸佛菩薩的慈悲大愛;也為佛教歌曲注入民間源源不斷的生命力!幾千年來,民歌一直緊密地伴隨著民眾生活,反映了人們的思想與情感;這跟諸佛菩薩應現於十方世界,尋聲救苦的精神是契合的。民歌是最接近自然形態的藝術形式,佛號藉由民歌的旋律唱出,保持著為清新、樸實的本貌,結合佛菩薩的法喜,想必能喚起一顆顆清明自在的本心! 《觀世音》 傳說中,唐朝有一日本僧侶,名為慧鍔;在五代時來到文殊到場參拜觀世音聖像,看了之後心中油然生起清淨莊嚴的感動,很想將觀音請回日本供養,卻又深怕得不到寺主的同意,於是就悄悄地將此尊觀音請上了船。就在回程的途中,忽然起了大浪,海面上出現了無數的蓮花,船無法在前進,只好停靠在一孤島上(即現稱之「普陀山」),慧鍔將觀音供養在此,沒想到香火日益鼎盛,到此參拜的人潮絡繹不絕,歷代出海的商人、漁民常常在此山禮觀音,以求庇蔭。普陀山有由此成為佛教四大名山之一。 觀世音,也稱為“觀自在”、“光世音”、“白衣觀音”、“阿縛盧枳多伊濕伐羅”,是一個以凡人身分得道的菩薩,能以三十二種不同的化身,不分貴賤、貧富、賢愚,在十方世界化度眾生;因此被尊為“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簡稱“大悲”。 觀世音菩薩的道場就在浙江的普陀山,生日為農曆二月十九;成道日為農曆六月十九;涅槃則為農曆的九月十九。其外貌初為男身,後為男、女身不定;其像莊嚴妙美,手中常持寶瓶。只要有人誠心稱念佛號,觀音菩薩即可隨聲感應,給予護持並使其逢凶化吉、消除業障、增長智慧,帶來滿意法喜! 音樂解說:民歌平易的旋律,聽來自然清心,沒有外物的負擔與塵世的壓力;加上啞行樸實清新的唱腔,樂聲中沉潛的禪心是不假外求的。 在樂器的運用上,以箏、笛、琵琶流水行雲般的情韻,加入大自然的鳥鳴及水泉聲,正是觀音無所不在、庶眾無處不可修行的寫照。傳統佛教法器磬及木魚點出清穆莊嚴的氣氛;木琴和民歌質樸的風格相應和;電子合成音效清悠曼美的襯底和聲則調製出一種空靈的美感。邀您在清郁真切的樂音裡同修渡! 一、南無觀世音菩薩:寄調於《茉莉花》。茉莉花為一種戲日開花的五瓣香花,色白而氣芬芳,佛門喻為吉祥之物。這首中國民謠籍茉莉花來表達一種含蓄的民間情感。他的曲調清雅,長久以來為人們所深深喜愛。 二、南無觀世音菩薩:寄調於《太湖船》。這首民謠深刻地道出迷人的山光水色。它的旋律本身有一種自然的律動,帶領我們的心靈回到“山清水明”的本來自性!

TCD-2116

啞行,

Love Light Gospel

拈花觀音/TCD-2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