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

羅文岑、王亮/野生 林生祥~入圍第21屆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獎】 本張「野生」專輯,音樂上不再訴諸任何「概念」,直接面對生活於其中的南台灣風土,而讓多年來不斷吸收融會的音樂語言──特別是與台灣同屬熱帶氣候,諸如古巴、沖繩、非洲等地的音樂──自成創作底蘊,在作品中自然渾成。林生祥也自我期許,希望能創作出更接近「民謠」的作品,簡單、雋永,最終成為真正的民謠。 「野生」所聚焦的「女性」命運,揭示之「重男輕女」文化現象,更為古老地存在傳統農村宗族社會中。自上世紀以來,經受現代化與全球化劇烈衝擊,原該一生縛於家務與農事勞動的女性,初次轉型扮演「出外人」,在各場域迸發「在家是零星,出外像野生」的生命力 從「菊花夜行軍」到「臨暗」、「種樹」專輯,林生祥與詩人鍾永豐的作品,其探討主題一貫緊扣於台灣農村,歌中主人翁形象鮮活,或為返鄉青年、或為都市開基祖,島國農業大崩壞時代下的小卒子,在鄉與城的推拉撕扯之間,各人肩住自家命運,各有其茫然與篤定。前後專輯所累積之群像故事,有如共構出微型「史歌」(詩而為歌,歌以為記),呈顯台灣農村與農業發展真貌。「野生」亦循此一脈絡深入,且試圖以新視角提出舊議題──相較於因政策不公與結構失衡而導致的農業問題,「野生」所聚焦的「女性」命運,揭示之「重男輕女」文化現象,更為古老地存在傳統農村宗族社會中。自上世紀以來,經受現代化與全球化劇烈衝擊,原該一生縛於家務與農事勞動的女性,初次轉型扮演「出外人」,在各場域迸發「在家是零星,出外像野生」的生命力。專輯以女性生命史出發,從出生時的感嘆「哀哉妹落地」(野生),到臨終之際仍一心執念「轉妹家」的姑婆,書寫幅度橫跨生與死,內容涵括形塑性別差異的童年經驗(分捱跈、莫噭)、旁觀家族衝突卻無發言權的妹仔(分家)、押老本養豬的辛苦姆媽(姆媽莫驚驚膽膽大)、離家北上的心緒(木棉花、南方)等。「野生」係指那些成長於性別偏見下,不被期待、不受重視、「自顧自大像放生」的女性們,相對於自小被寄予厚望、「惜命命」的男丁,處境有如「野生」一般;而她們自力與嚴苛的生存挑戰拼搏,活出迥異於男性的人生風景,本質上亦等同於一種「野生」精神。若說前一張專輯「種樹」,以有機農業導出「有機」的生活價值觀,引為台灣農村實踐的可能出路;則在本張專輯裡,淬自農村女性生命史的「野生」韌性,不僅涉及最具草根意味的性別權力結構批判,反思觸角亦可延展至現今少子化世代教育現象──在農作與人皆傾於過度栽培的時代,價值光譜另一端點的「野生」,實為回返自然的平衡力。在音樂創作方面,九○年代林生祥自美濃反水庫運動起始,以結合社會運動的「運動音樂」出發;「交工樂隊」時期代表作「菊花夜行軍」,嘗試「音樂電影」的思維,成功創造出用音樂說故事的經典;其後「臨暗」專輯,以「生活配樂」的角度貼近平凡家常;備受好評的「種樹」,飽含蕉風椰雨的熱帶氣息,則來自對「氣候音樂」的探索。本張「野生」專輯,音樂上不再訴諸任何「概念」,直接面對生活於其中的南台灣風土,而讓多年來不斷吸收融會的音樂語言──特別是與台灣同屬熱帶氣候,諸如古巴、沖繩、非洲等地的音樂──自成創作底蘊,在作品中自然渾成。林生祥也自我期許,希望能創作出更接近「民謠」的作品,簡單、雋永,最終成為真正的民謠。

TMCD-348

林生祥,大竹研,

格桑拉

野生/TMCD-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