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浪小子闖情關

衝一波!回到復古舞曲的黃金年代! 骨子裡的R&B是他的魔力 馳放的迪斯可是他的率性 新時代嬉皮指標–阿圖什衝浪男孩 帶你衝進霓虹閃爍的街頭 搖擺在老派浪漫的風尚中 ★ 蝦米音樂「尋光計畫」第二季前十強獨立音樂人 ================================== 衝浪小子闖情關,這裡的「情」字,遠不止愛情,更有友情和對音樂執念。這裡的「闖」字,更多是對自我舒適圈的突破。 能唱歌的人很多,唱得好的人更多,同理,會編曲的人很多,編得好的人更多,如果沒有辦法突破拓展出自己的領域,把舶來品變成自己的東西,那充其量就是The Weeknd Made-in-China,Post Malone Made-in-China,某某某Made-in-China。而這個世界,只需要一個The Weeknd,只需要一個Post Malone,只需要一個你。 琴弦難調,行此道艱難險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會跟我的兄弟們乘風破浪繼續創造屬於自己真正的音樂。 ——阿克江LilAkin@阿圖什衝浪男孩 ================================== 永不熄滅的詩人之魂 靈魂歌者阿克江一向擅長用清新而憂鬱的R&B腔調講述愛情的變幻無常,一種未來海底世界一般的孤獨感俘獲了在這個數位時代裡同樣孤獨的眾多癡男怨女。演出造型總是掛著一副探長槍套,阿克江的歌聲比手槍更具「殺傷力」,歌詞之真切往往像是為你所寫、寫你所想,觸及你心底感同身受的幻痛,讓人不由得捂住胸口——真的「走心」。 來自新疆的阿克江毫無疑問是中國最棒的R&B歌者之一。選秀出身,醫學背景,然而他體內流著來自爺爺的詩人之血,兒時爺爺吟唱的童謠已經滲透進了他的靈魂。音樂是必須要做的,而且要做忠於內心和天賦,最浪漫的音樂,因為他繼承的是爺爺的浪漫主義情懷。用流暢抓人的旋律輕鬆駕馭馳放、迷幻的風格與氛圍,用簡單的中英文歌詞就勾勒出豐富意境。 ================================== 阿圖什衝浪男孩 = 阿克江+最親密的音樂朋友們 為什麼阿克江會化身阿圖什衝浪男孩?阿圖什衝浪男孩是阿克江和這幾年一直密切合作的新銳製作人、好兄弟們一起創造的為音樂而生的企劃。這個團體沒有限定人選,也沒有太多約束,只是憑著對音樂最單純的追求和互相理解欣賞的審美走到一起。 此次專輯「阿圖什衝浪男孩」包括阿克江長年合作搭檔製作人VISUDY,同樣擅長浪漫曲風的音樂人sususu,和他的新組合NOPANGPANG,以及新銳製作人Yocho、Eddie Beatz,更有海外製作力量Delf和華南嘻哈盛景背後的英國製作人HARIKIRI加盟。炙手可熱的華裔嘻哈歌手Bohan Phoenix也獻聲專輯當中。一群才華橫溢的年輕人在音樂中衝浪,大概就是對這個企劃最直觀的理解。 ================================== 衝浪小子闖情關 從90s到未來 在新專輯《衝浪小子闖情關》中,阿克江加入了更多新的嘗試:新的曲風、新的合作製作人……,不變的還是那個永遠堅持自己音樂創作個性的阿克江,在風格流派的潮流中衝浪。New Jack Swing風格的〈好了沒〉,南美舞曲風格的〈月光男孩〉,House風格的〈性冷淡舞曲〉……等,悉數帶你回到肩扛Boombox、霓虹燈閃爍的黃金時代的街頭,走路也踩著復古舞曲的節奏。〈燈光穿過我的身體〉是阿克江作為一名歌手的內心獨白:站在舞臺上,面對全場觀眾的注視,過亮舞臺燈光造成的暫盲,演出過後耳鳴帶來的寂靜……阿克江在《衝浪小子闖情關》中有很多故事與情緒想與你分享,雖然他說這張專輯並非“For Everyone”,但相信如果你喜歡這個全新的阿克江,那麼這張專輯就是為你而作。 ================================== Picks by 阿克江LilAkin 〈好了沒〉 致敬自己的偶像Bobby Brown,眾所周知我在歌裡不只一次提到過他。作為New Jack Swing的鼻祖之一,Bobby Brown在黃金年代為世人留下彌足珍貴的音樂作品,在趕時髦風氣越發嚴重的中國音樂環境下,與我的搭檔鬼才HARIKIRI勇於創新、劍走偏鋒,創作了這首屬於中國現代年輕人自己的New Jack Swing,不同於其他所謂復古風格的作品,這首New Jack Swing還加入了目前很新潮的配器和節奏型,我們本身就是討厭跟別人一樣的東西,我們也深知自己擁有屬於自己,別人無法模仿和超越的音樂風格和理念,繼續做「走在前端」的音樂人,打造真正意義上的Made In China。 〈醉酒藝術家〉 這首歌是以一個喝醉酒的人的視角去表現的歌曲,曲風當然還是最鍾愛的傳統R&B,歌詞內容就是一個喝醉的人調皮地調侃自己的前任,和做音樂的朋友們都認為,這首是屬於自己最喜歡但是大眾不一定喜歡的類型。但是管他呢,一個音樂人勿忘初心地做出了一首自己喜愛的音樂,這不就是音樂帶給一個人的快樂嗎?就像之前開玩笑說的,我好像沒有拿著槍指著你的頭,逼你來聽我的音樂,所以為什麼要自找沒趣地聽著不喜歡的音樂,還要費神地敲打鍵盤表達不滿呢,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哈哈哈… 我和Delf依然想表達的理念就是,中國人也有屬於自己真正的R&B音樂。 〈燈光穿過我的身體〉 每當演出結束,觀眾散場,燈光熄滅,音樂聲觀眾吵鬧聲鼓點都戛然而止,那種前一分鐘倍受矚目佇立於千萬個目光與鏡頭下,和後一分鐘空蕩的劇場,孤獨一人的酒店,突然的靜謐給人帶來的心理落差是很大的,會感覺到十分的落寞孤寂和空虛。要麼選擇習慣這種生活,變得越來越麻木,像電視機裡為了生存戴上了面具的人一樣和錢交朋友,變得不再有靈性不在敏感。可我們終究是要保持敏感的,我們終究是要保持創作的,我們終究是要大聲笑大聲哭的,我們選擇了做「音樂」,就不得不用自己的敏感去不斷創造有血有肉的音樂。我和我的兄弟 Naggy一拍即合,感同身受而又默契十足的完成了這首來自音樂人內心深處的聲音。

muziu-0174

阿圖什衝浪男孩,

花香

衝浪小子闖情關/muziu-0174